林外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王妃訓夫手冊
《王妃訓夫手冊》溫酒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

王妃訓夫手冊溫酒 著

主角:蘇云霏蘇明晉
主角是溫酒的書名叫《王妃訓夫手冊》,它的作者是蘇云霏蘇明晉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一朝穿越,變成娘親早亡,爹爹不愛,姨娘掌權,奴婢都可欺凌的丞相嫡女?蘇云霏跪在大雨之中,露出冷笑。欺我者、辱我者且看著,看我如何虐他、壓他、擊垮他。清理奸細,斗倒姨娘,整治姐妹,拍飛渣爹,查清娘親死亡...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18-11-15 09:29:13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蘇永昌心里一突。是他猜錯了嗎?

“蘇丞相教女,本王本不該插手。”周瑾之單手背在伸手,盤著拇指上的扳指:“只是莊大小姐曾對本王有恩,本王如今見到她的后人,多少也該照料一二。”

意識到周瑾之口中的“莊大小姐”指的是誰之后,蘇永昌的臉色一黑。

只稱“莊大小姐”不稱丞相夫人,是什么意思?他蘇永昌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五品侍郎,難道在國公府面前,還是個不配被提起的女婿?

他自然無法當場質問,只能臉色難看地道:“我倒不知道拙荊竟然曾經對王爺有恩。”

“十五年前莊大小姐去青松寺禮佛歸來,巧遇本王雙親新喪回京。莊大小姐心慈,擔心本王一行老老幼幼路上不太平,特許府中車架跟在她的車架后面一同回京。”

周瑾之微微垂下眼:“本王當初年幼,無力報恩,蘇四小姐久居深閨本王自然不便打擾。此次難得有報恩的機會,還望蘇丞相成全。”

蘇永昌自然無法拒絕。

他只能強笑著道:“也是王爺與拙荊有緣。既然如此,臣自然要幫王爺全了這段因果。”

說罷又對蘇云霏道:“既然王爺為你求情,這次就這樣罷了。如果還有下次,為父決不輕饒。可記得了?”

“女兒銘記在心。”身體本就過度虛弱,又跪了一宿之后挨頓毒打,蘇云霏早就搖搖欲墜。

可她依然強撐著,一字一句應了聲,勉強站起身來又對著周瑾之一禮:“云霏謝王爺贈衣之恩。”

“蘇四小姐客氣。”周瑾之卻不看她,淡漠地重新坐好,垂眸抿了口茶。

見狀,蘇永昌又是松了口氣,又有些微不可查的失望,干脆擺擺手令蘇云霏退下。

一直被其他下人制住,不能出聲的桃夭終于重獲自由,撲過來用力的扶住她快要跌倒的身形。

蘇云霏嘴唇煞白地抬起頭,看到桃夭哭的滿臉淚痕,咬著唇一言不發撐住她的樣子,忽然一笑。

現在回去休息還太早了些。

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不把身邊的釘子拔除,她就是暈,都暈不踏實。

將身體的重量靠在桃夭身上,蘇云霏輕聲道:“父親,云霏還有一事要請父親做主。”

林景茹心里莫名有些不安,忙搶先道:“四小姐有什么事醒來以后再說,身體要緊。”

蘇云霏連眼神都沒給她,只執拗的盯著蘇永昌。

林景茹心中暗恨,卻又明白蘇永昌多么在乎對外的體面,不敢再逾越。

蘇永昌有些不耐煩,強壓住脾氣道:“什么事?”

“女兒房中按照規制本該有兩個大丫鬟,四個二等丫鬟。”蘇云霏抿唇,道:“前些時日放出去不少丫頭,女兒現如今沒有趁手的伺候人,不如就將桃夭抬了大丫鬟吧。”

桃夭萬萬沒想到自家小姐這種情況下還不走竟然是為了抬她的等級,意外的抬起頭來,全是眼淚的眼里充滿了感動和心疼。

偏偏這種情況沒有她說話的地方,她只能沉默著沖蘇云霏搖頭,希望她能先顧及一下自己的身體。

蘇云霏握了握她的手,沒動。

“桃夭這丫頭粗手粗腳的,怎么當得了大丫鬟。”林景茹頓時一急,忙道:“我記得小姐院子中不是有一個叫葛覃的,機靈又麻利。不如抬了她吧!”

“葛覃確實聽話伶俐的很。”蘇云霏輕笑道:“可就是太伶俐了些。這不,前些日子三姐姐見著她,喜歡的不得了,直央求我將葛覃給了她。”

她終于不緊不慢地看林景茹一眼,慢條斯理道:“不過是個丫頭,三姐姐想要,做妹妹的自然不會跟她爭搶。我已經答應了三姐姐,過些日子就將葛覃送過去。”

林景茹張張嘴,想說什么卻被蘇永昌警告地看了一眼。

她只能不甘的扯著手帕,掩下怨毒。

葛覃的老子娘都在她手下,又貪財,早就為她效命了。擱在蘇云霏的院子里興風作浪,充當耳目,她用的正順手。

沒想到蘇云霏竟然挑著這個時候提出要將葛覃給出去,抬了桃夭這個笨丫頭。

可她也知道,平日在后宅中蘇永昌或許會愛她撒嬌柔弱的樣子,當著外人的面兒卻絕對不許她一個妾室隨隨便便地插話。

蘇永昌已經沒了耐心,揮手道:“不過是些小事,也值當這樣鄭重其事。你院子里的事情,想怎么安排你自己看著辦。”

也不曾提被蘇云溪要走了葛覃,她丫鬟的空缺什么時候補上。

所幸蘇云霏也不打算計較,丫頭婆子少一點,還少給林景茹安插眼線的機會。

目的達到,她嘴角的笑意更真了幾分,道:“多謝爹爹。那我今兒回去就讓葛覃去三姐姐那里伺候。”

說完又禮數十足地行禮,才退了出去。

才剛出了院子,桃夭眼淚大滴大滴地掉了出來,心疼道:“小姐您未免也太不愛惜自個兒的身子了,這些小事什么時候說不成,非要您撐著貴重的身子骨去操心這個。”

“老爺也太狠心了……您還要嫁人呢!打的這么重,要是留下疤可怎么辦?都是桃夭沒用,不能保護小姐……”

“好了好了,別哭了。”蘇云霏忍不住無奈的搖搖頭,嗓音里多了幾分虛弱。

昨晚跪了一夜,她將將只補了幾個時辰的覺,這會兒腹中空空又全身酸疼,尤其膝蓋刺骨的疼。

“你家小姐我已經夠慘了,難不成,還要我拖著這副傷病的身子安慰你不成?”

“小姐……”桃夭忙抹眼淚,抽噎了一聲:“桃夭就是心疼你……桃夭不哭了,小姐你不要說話了。桃夭伺候你回去休息。”

看她這副焦急擔憂的樣子,蘇云霏終于露出在來到這個時空之后,第一個真心的笑容。

其實早在蘇永昌拿出那個荷包的時候,她就在懷疑到底是桃夭還是葛覃背叛了她。

從她穿越之后,還沒有見過葛覃,倒是桃夭一副沒什么心眼的小哭包模樣,見她一次哭一次。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捕鱼达人3d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