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外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顧清歌傅斯寒小說精彩章節免費試讀

2019-11-13 12:18:40   編輯:淚冰清
  • 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 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

    小說主角是時嫵的小說叫做《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它的作者是顧清歌傅斯寒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一句承諾,將她和一個陌生的男人捆綁在一起,她的生活從此天翻地覆。“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撒旦的愛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他逼她吞下墮胎藥。她心灰意冷,他卻霸道地圈住她的腰身,“奪了我的心還想...

    顧清歌傅斯寒 狀態:已完結 類型:言情
    立即閱讀

《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 小說介紹

主角是顧清歌傅斯寒的小說是《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時嫵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不知道過了多久,傅斯寒抽身起床,一邊整理自己的衣服一邊用凌厲的眸子冷冷地盯著她。愛慕虛榮的骯臟女人,今天晚上你就獨守空房吧。傅斯寒扔下這么一句話,然后轉身無情地離開。顧清歌縮在被子里頭,飽受摧殘的她現...

《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 第6章:你不配 免費試讀

不知道過了多久,傅斯寒抽身起床,一邊整理自己的衣服一邊用凌厲的眸子冷冷地盯著她。

愛慕虛榮的骯臟女人,今天晚上你就獨守空房吧。

傅斯寒扔下這么一句話,然后轉身無情地離開。

顧清歌縮在被子里頭,飽受摧殘的她現在就像一朵在風雨中被暴風雨澆蓋的花朵,躲在被子里頭瑟瑟發抖。

那個兇狠的男人走了,可顧清歌的心卻疼得喘不過氣來。

她萬萬想不到他會回來,而且回來以后還要了她,可她的清白早在來之前就被一個陌生男人奪走了,包括那一條鉑金項鏈。

而她現在連那個男人叫什么,她都不知道……

她好絕望,接下來的日子她要怎么辦?

淚濕了枕頭,顧清歌閉上眸子。

母親,你要我嫁給那個人,我已經替你實現了,可我的愿望……又有誰來替我實現呢?

第二日

舒姨來敲門讓她去吃早餐。

顧清歌下床的時候差點摔下去,因為經過了昨天晚上傅斯寒的摧殘之后,她現在的身體好像被火車碾過一樣疼痛難忍。

她忍著雙腿的疼痛洗漱完下了樓,傅夫人看著她的眼神有些怪,昨晚斯寒回來過嗎?

聽言,顧清歌愣了一下,然后點了點頭。

于是傅夫人便明白她為什么走路會一小拐一小拐的了,她伸手將臉頰旁邊的發絲撥到了腦后。

很好,往后的日子你要多努力些,斯寒奶奶的意思是,可以早點抱上曾孫,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顧清歌怔了一下,隨后才抿唇點了點頭,我明白。

明白就好。說話間傅夫人突然拿出一張銀行卡放在她面前: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傅家的人了,晚點去買幾套體面點的衣服吧,別穿得寒磣出去丟人了。

顧清歌望著那張卡沒有動,謝謝母親,不過我自己有錢。

給你的,你就拿著。傅夫人將勺子放下,瓷器相碰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響。

少奶奶,您還是收著吧。舒姨在一旁也趕緊勸了一句,顧清歌無奈,這才伸手將銀行卡收了起來。

傅夫人端起旁邊的美容果汁輕抿了一口:吃飯吧,吃過早餐讓舒姨帶你去。

嗯。

在傅家她根本沒有任何地位,因為顧清歌深深知道,與其說自己是嫁過來,倒不如說是傅家花了一千萬把她買回來的。

一千萬……

沒想到有生之年,她居然還能值這個價,她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覺得榮幸。

吃過早餐,顧清歌收拾妥當準備跟舒姨司機們一塊出門的時候,卻碰上了下樓的傅斯寒。

白色的襯衫沒有一絲褶皺,長褲下是一雙幾近發亮的皮鞋,他從樓上走下來,渾身帶著孑然天地的強傲氣勢。

過來。

他的聲音冰冷又無情,不知在呼喚著誰。

顧清歌自然是沒有自作多情到認為他是在叫自己,所以自然也沒有理他,直接舒姨推了她一把,小聲地在道:少奶奶,少爺叫您呢。

聽言,顧清歌這才反應過來,傅斯寒他是在叫自己?

顧清歌朝他看過去,對上他那雙如鷹隼般的眸子時,便想到了昨個晚上他的凌厲以及強勢,白凈的小臉染上一抹粉色。

是耳背還是不會走路?他突然冷聲斥了一句,當著所有傭人的面。

顧清歌咬住下唇,小手緊握成拳頭朝他走過去。

有,事嗎?

走到了他面前,顧清歌才問道。

傅斯寒大手一探,直接將她抓到了自己的懷里,顧清歌嚇得伸手擋在自己的跟前,面色惶恐地看著他。

雖說眼前這個男人跟她領了結婚證的,可卻比撒旦惡魔還要可怕幾分。

昨天晚上……傅斯寒冷聲開口。

顧清歌面色一變,傅斯寒瞇起眸子靠近,溫熱的氣息噴吐在她的臉上,嚇得她閉起眼睛,用力地推著他。

女人,你在想什么?

聽言,顧清歌倏地睜開眸子,看到傅斯寒的俊臉近在咫尺,他吐出來的氣息是溫熱的,可身上的氣場卻是冰冷的。

這么近的距離,傅斯寒清楚地看到了她睜著一雙純凈無比的眸子,一臉驚恐地看著自己。

這個該死的女人,為什么會有一雙這么干凈的眼睛?

他忽然掐住她的下巴,咬牙道:你就是憑借著這一雙眼睛勾引了不少男人吧?

什么?

顧清歌秀眉皺起,推著他: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

不明白?呵,那你聽好了,記得一會出去藥房買房,聽到了嗎?

什么藥?顧清歌以為他是要托自己替他買什么藥物,所以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可誰知道他的笑容狠戾又嗜血,笑得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魔。

像你這種水性楊花,不知自愛的女人,根本不配懷上我的孩子。

說完,他猛地松開手,顧清歌嬌小的身子便退了退,才穩住了步子。

她也是徹底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

他不是托自己買藥,而是讓她自己去買藥,而且還是那種事后藥,不能懷孕的那種。

顧清歌的臉色一片慘白。

早前吃早餐的時候,傅夫人還跟她說,讓她多努力,好讓他的奶奶抱上曾孫,可這會兒這個男人卻絕望地告訴自己。

你沒有不配懷上我的孩子。

多么殘忍。

見她臉色剎白,純凈的眸子里流露出絕望的表情時,傅斯寒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內心哪根弦被觸動了一樣。

可一想到昨天晚上那暢通無阻的感覺,以及她第一天就爬了自己的床的事情,他就狠下心來,冷聲道:記得乖乖去買藥,晚上我回來檢查。

傅斯寒不知道走了多久,顧清歌還沒有回過神來,直到舒姨走到她身邊詢問了一句,她才緩過神來。

少奶奶,少爺跟您說什么了?

回過頭,顧清歌發現舒姨一臉疑惑地看著自己,她這才搖頭:沒,沒什么。

那我們走吧?

嗯。

跟著出去買了幾件衣服,舒姨帶她去的都是高檔的服裝商城,顧清歌原本收下卡片就沒有想過要用,可是當她看到那衣服上吊牌的價格以后,她才發現自己所有的積蓄加起來都不夠眼前這條裙子的價格。

她萬萬想不到……舒姨居然會帶她來這么貴的地方。

顧清歌將吊牌塞回去,一旁的服務員笑得燦爛:喜歡嗎傅少奶奶,要不要給您包起來。

雖然她是笑容滿面,可眼底卻還是掩不住有幾分嫌棄之意,傅家在是城是很有名氣跟地位的,可怎么就娶了這么一個女人?

而且不聲不響的,就連婚宴也沒有,就娶進門了?

若不是這舒姨在這旁邊,她還真要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冒充的了。

不,不用了吧?顧清歌將裙子還了回去,服務員接過以后有些發愣,怎么了?您不喜歡這件裙子?

舒姨湊過來,一臉謙卑地問:少奶奶,是不喜歡這家店的衣服嗎?咱們可以再換一家店看看。

再換一家店?

顧清歌可不想再去這些名牌店里逛了,可不買兩件回去交替估計傅夫人會不高興的,只能轉回頭。

不用了,就這兩件吧。

她隨手挑了兩件淺色的裙子,舒姨在一旁滿意地點頭:少奶奶,不需要再挑別的了嗎?

暫時不用了。顧清歌搖頭。

一條裙子就將近十萬塊,兩條就要二三十萬了,她這是……把她賣了都賠不起了。

回去的路上經過藥店,顧清歌想起傅斯寒早晨跟她說的話,她便叫停了司機。

少奶奶可是有什么要買的嗎?

我,我要買點東西,你們不用跟著我。

說完,她推開車門慌張地下了車,去了藥店之后,顧清歌找店員買了避孕藥,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心理作用還是什么,總覺得店員和顧客看她的眼神都帶滿了鄙夷。

結完賬以后,顧清歌直接將藥瓶子裝進了口袋里,然后匆匆出了藥店。

這旁的舒姨看她匆匆進來,又匆匆出來,心里不由覺得奇怪。

少奶奶,您買什么呢?需要我幫忙嗎?

聽言,顧清歌的眼神有些閃躲,搖頭,不用舒姨,我已經買好了。

少奶奶買了什么?舒姨見她兩手空空,不由生出疑惑。

顧清歌隨便編了個理由:沒,我只是想買點維生素,可它這家店里沒有我要的那個牌子。

哦,是這樣?少奶奶要買哪個牌子的,交待舒姨一聲,舒姨讓人替你去買。

顧清歌一時之間無言了,只好隨手說了一個維生素的牌子,舒姨一邊笑著上前扶她:一會回去就讓人去買,我們先回去吧。

好。

……

晚上的時候,顧清歌忐忑不安地坐在床邊,心中焦急萬分。

早上傅斯寒說的話她沒忘記,可是她聽說那種藥對女人的身體傷害很大,況且母親又說要她努力有個孩子。

可傅斯寒又說她不配有孩子。

所以這藥她是吃還是不吃?

就在顧清歌糾結的時候,門把那里傳來了響聲,如坐針氈的顧清歌頓時打了一個激靈。

然后一顆心就狂亂地跳動起來,現在傅斯寒對她來說就像個惡魔一樣的存在。

因為她根本不知道他今天晚上會不會繼續昨天晚上的惡行,以及白天他說過的話。

小說《獨家記憶:傅少戀上小甜妻》 第6章:你不配 試讀結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捕鱼达人3d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