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外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拐個邪王寵著玩
主角是斬月刀的小說在線閱讀 拐個邪王寵著玩免費閱讀

拐個邪王寵著玩斬月刀 著

主角:傾月凌淵
主人公叫斬月刀的小說叫《拐個邪王寵著玩》,本小說的作者是傾月凌淵寫的一本穿越架空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她,本是魔域九州高冷女戰神,一著不慎遭人暗算,差點魂飛魄散!附身成丑女廢柴也就罷了,她居然還要和一個脾氣臭嘴巴毒的男人共用身體!這教她如何能忍?!“哼,頂著一張臭皮囊,你肯定嫁不出去。”“那你要慶幸才...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18-12-03 16:56:1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黑暗如潮水簇擁著傾城浮浮沉沉,直到她抵達那片廣袤虛浮的識海。

“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傾月以殘魂的狀態漂浮在虛空中,居高臨下,瞪著倚坐在王椅上的紅衣男人。

“嘖,不過一夜的功夫,你就招惹了兩個看起來了不得的人物,本事挺大的嘛。”

“你還有臉說我?要不是你發神經非要去別苑,撞破莫婉和溫卿言的奸情,溫卿言也不會殺死莫婉來對付我。”

“這不是你和那小子勾搭的理由吧?”

凌淵抬眉,隨即一撇嘴:“你也不看看你現在的狀態,都快變成透明人了,還有心思撩漢。”

“誰撩……”傾月低頭去看,話還沒說完,調子拐著彎上了天,“我去?!”

懸浮在半空中的殘魂已淡得快要消失,她晃一晃,魂魄星星點點的慢速移動,已構不成整體。

“這不可能!”

她若是這種狀態,早就連懸浮移動的力氣都沒了,怎么會待在這具沉重的凡人軀殼里一整夜而毫無察覺?

……

難不成是凌淵一直在支撐著她?

凌淵慵懶地坐直身體,似笑非笑地彈指一揮,幾近透明的殘魂中逐漸透出一抹淡淡的紅。

“丫頭,你又欠我了一份人情。”

傾月在意念中蹙起眉頭,這個男人在動用自己的靈力修復她支離破碎的殘魂,讓她免遭再一次魂飛魄散的厄運,這的確是一份天大的人情。

“別以為仗著有我調教多年的魂器滋補,就能為所欲為。我這次救你,也不是多喜歡有人跟我共享身體,只是不想你死在這兒,污了我的地盤。”

凌淵勾勾手指,傾月已不受控制地飄到他近前,她看到自己倒映在他那雙眸子里,變成了一抹驚心動魄的紅。

細長手指微動,傾月在空中翻了個圈,繼續聽他啰嗦:“你這小丫頭,長得丑就安分點,少招惹那些男人。”

她沉默不語,靜心聆聽凌淵的教訓,畢竟人家在救她,這時候識相的就不該頂嘴。

一股精純又不失柔和的靈力自男人的指尖流入,她仿若置于云端,慵懶舒服,不想動彈。

這是凌淵故意斂去幾分力道,為她養傷創造的較為舒服的氛圍,傾月心里清楚,卻沒對他說聲感謝,她緩緩閉上了眼,安心地睡了過去。

望著眼前那團安靜沉浮的殘影,凌淵微微斂眉,良久輕吐出兩個字:“傻瓜。”

傾月這一覺睡得十分舒坦,完全不知道溫府上下因為她瀟灑的一暈,已經忙得雞飛狗跳。

她緩緩睜開雙眼時,就聽耳邊傳來響徹云霄的一吼:“醒了!小姐醒了!季大人,小姐她醒啦!”

頓時,傾月完全清醒了。

歪頭看去,那個叫采薇的丫頭已經蹦蹦跳跳地出了門,急著把她醒來的消息傳達出去。

下一刻,季蘭舟就竄進了屋,像是看到什么了不起的寶貝一樣,沖床邊撲了過來。

傾月快速向床里翻了個身,才躲過了季蘭舟的一撲。

但緊接著,她的手腕就被熱情拉住,季蘭舟半跪著為她號脈,片刻后,才長長舒了口氣,“有了,有了!”

“啊?有喜了?!”傾月不明所以,第一反應是凌淵可能耐不住長年寂寞,干脆拖著這具身體找男人尋歡作樂去了。

“說什么傻話呢?”季蘭舟又伸手去摸她的額頭,沒察覺異常后,他才解釋,“你這兩天人事不省,氣息、脈搏全無,太嚇人了。”

“夸張,”傾月輕笑,不信他說的話,“我現在難不成是詐尸了?溫家若是知道的話,早就把我扔亂葬崗了。”

“星寒不準他們探望,沒有人知道你‘死’了兩天的事。”季蘭舟回頭確認了下屋內沒有人,這才放低聲音繼續問,“你以前是不是也發生過類似的情況?”

見他如此認真,傾月有點郁悶,她該如何解釋呢?

她皺著眉頭閉上眼,抬手拍了下額頭,咬牙低聲說:“這……我該從何說起呢?”

“哦,給你修魂太專心,本尊忘了讓這副皮囊呼吸。”凌淵的聲音拂過耳畔,傾月眼前浮現出他漫不經心的表情。

季蘭舟把她的反應理解成了難言之隱,恰好門口傳來腳步聲,他回頭,來人是蕭星寒,身后跟著一大堆侍從,還有溫府上下。

蕭星寒側目,所有人都垂首停下腳步,他獨自跨入屋內。

“你怎么來了?”季蘭舟站起身來,想搬張凳子到床邊,被蕭星寒一個眼神阻止了。

“下朝后無事,便來看看。”蕭星寒走上前,與傾月對視了一眼,他微微一笑,問道:“你哪里不舒服?”

“我很好,謝謝。”傾月坐起身來,覺得他的目光就像自帶熱度一樣,燒得她臉頰有些發燙,她抓緊被角,心里竟然有點緊張。

“嗯,”男人淡淡應了一句,彎腰將她腳邊的被角掖好,“這幾日你就好好休息,我已經交代下去了,沒人會來打擾你靜養。”

他的動作十分溫柔,傾月莫名想到凌淵控訴她撩漢的事,她覺得很冤枉,眼下這情況應該是蕭星寒在撩她才對。

她默默看著,沒有放過他動作的任何一個小細節,心臟又開始砰砰亂跳。

畢竟,她在魔域的時候即便受傷了,也從未有人出于關心的目的,真正守在她身邊悉心照料過。

想到過去,她有些失神,目光定定的留在蕭星寒俊朗的面上,更像是花癡的樣子。

蕭星寒留意到她的神情,并沒有點破,只淡淡一笑,轉頭看向季蘭舟,對方立刻會意,道:“從脈相上看,傾月已經無恙了。”

“既如此,那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蕭星寒重新看向傾月,頓了頓,又說道:“下月初七,皇家圍獵,我希望你能出席。”

一旁的季蘭舟,瞬間把嘴巴張得比夜明珠還圓。

傾月不明所以,只是猶豫著點了下頭。

兩人目送蕭星寒出門,季蘭舟又撲到床邊,半跪著問:“你知不知道星寒邀你去皇家圍獵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一驚一乍的?”傾月靠著墻,眼皮未動,垂眸看他,“圍獵就是圍獵,還能有什么意思?”

“你……我……”季蘭舟指指她,又指指自己,似乎有點語無倫次,不知該如何說起。指指點點了半天,他最終放棄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故弄玄虛。”傾月知道季蘭舟個性隨和,跟他說話也就少了幾分客套,多了幾分真誠,“蕭星寒貴為皇子,你跟他卻形影不離,還親昵的叫他名字,你跟他……是斷袖?”

季蘭舟先是一愣,隨即站起來又笑彎了腰,“我去找星寒,告訴他這個笑話。”

“悉聽尊便。”傾月閉上眼,習慣性地引氣運力,發現這具軀體原本廢掉的筋脈竟通了一二。

雖不甚通暢,但凝神聚力,也能將氣運至一兩處關竅,這已經算是突飛猛進了。

季蘭舟見她閉上眼不再說話,心想她大概是剛剛蘇醒還有些疲累,也就不再打擾,輕悄悄得出了門,吩咐溫府的人不準隨意打擾,便離開了。

拐過街角,他駕輕就熟地上了一頂鎏金轎輦,張口就問:“說吧,你盯上傾月那姑娘,是不是因為她身上那股有魔域氣息的靈力?”

端坐其中的蕭星寒緩緩睜開了眼,眸光說不出的復雜。

不需言語,季蘭舟已對他的心思了然于胸,“果然,你還是沒有放棄無雙。”

“蘭舟,你懂我的,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棄她。”蕭星寒這話說得無比堅定,想到那個終年躺在冰棺中的女人,向來無波無瀾的眸光里終于有了絲波動。

“既然如此,我幫你就是。”季蘭舟嘆息一聲,又問,“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既然決定要對傾月下手,何必刻意親近,動她心神?你難道不知誅心之痛甚于身死?”

蕭星寒的眸色暗沉幾分,誅心之痛,他比誰都要清楚。

當無雙在他懷里閉上雙眼的那一刻,他蕭星寒的心就跟著一同去了,若不是那個聽起來像是無稽之談的傳言禁方,他情愿隨她一起與世界訣別。

可既然有一絲希望,能讓無雙重回他身邊,他又怎么能夠放過?

季蘭舟看著他的眼神變了又變,擺擺手嘆道:“算了算了,我也不懂你是怎么想的,只是傾月終究是個可憐的姑娘,我不想你給了她關懷最后又親手摧毀,那樣太殘忍。”

“我并非有意親近,只是……”蕭星寒難得想要解釋,話到嘴邊卻又有些難以開口,良久,他才輕聲說道:“她那雙眼睛和無雙很像。”

一聽這話,季蘭舟瞬間明白了。

再多指責或是勸說,都沒有意義了,此刻坐在身邊的,不再是那個殺伐決斷、冷心寡情的二皇子,他只不過是個癡心人罷了。

“星寒,你的心結只有你自己來解,我能幫的太有限。”

季蘭舟拍拍他的肩膀,再不多言一句,轉身離開了轎輦。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捕鱼达人3d手机版官网 一定牛河北十一选五彩票 十一运夺金走势一定牛 温州股票配资 七星彩走势图 十一选五青海开奖结果 新希望股票股吧 青海11选五任选走势图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网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遗漏 一分赛车是统一开奖的吗 深圳股票指数代码 天津彩票快乐十分一定牛 吉林十一选五今天开奖号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胆拖投注 有玩快乐8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