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外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最新資訊 >

《第一太監》已完結版全文章節閱讀 梁薪王昭儀小說

2020-06-20 09:19:34   編輯:淚冰清
  • 第一太監 第一太監

    小說主角是今晚又打老虎的書名叫《第一太監》,是作者梁薪王昭儀最新寫的一本穿越古代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貪財好色但卻精通書法書畫的典當行小職員梁薪穿越到北宋深宮之中成為一名沒有凈身的小太監。一方面梁薪惑亂宮闈,另一方面他又深得皇上趙佶的信任,成為皇宮太監第一人。...

    梁薪王昭儀 狀態:連載中 類型:穿越
    立即閱讀

《第一太監》 小說介紹

主角叫梁薪王昭儀的書名叫《第一太監》,本小說的作者是今晚又打老虎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古代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回到御醫院梁薪看得出來陳玉鼎有些不高興,甚至于有些不安。安排了梁薪的一些學習任務后,陳玉鼎早早地離開皇宮回家去了。陳玉鼎是御醫院的首席,梁薪作為陳玉鼎的徒弟自然有很多特權。比如現在他一整個下午都不用干...

《第一太監》 第五章 代寫書信,夜聞琴音 免費試讀

回到御醫院梁薪看得出來陳玉鼎有些不高興,甚至于有些不安。安排了梁薪的一些學習任務后,陳玉鼎早早地離開皇宮回家去了。

陳玉鼎是御醫院的首席,梁薪作為陳玉鼎的徒弟自然有很多特權。比如現在他一整個下午都不用干任何重活,只是去御藥院里按照陳玉鼎給他的《神農本草經》逐一熟悉各種藥材而已。

來到御藥院,跨進大門梁薪就看見小春子正坐在院子里悠閑地曬著太陽,另外三個貌似是新調到御藥院的小太監正在打掃院子。

小春子看見梁薪一下從椅子上蹦起來叫道:“福哥!”

梁薪敲了一下小春子的腦袋道:“不長記性,我已經叫回本名梁薪了。你以后要叫我薪哥。這才沒兩個時辰的時間,地位提升不少嘛。”梁薪指了指周圍的三個小太監。

“哦哦哦,對對對,薪哥,薪哥。”

小春子拍拍手大聲叫道:“誒,你們幾個都給我過來。”

三個小太監拿著手中的掃把屁顛屁顛地跑過來,小春子直接梁薪得意地說道:“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大哥梁薪。御醫院首席陳御醫的徒弟。都愣著干嘛?叫薪爺。”

“薪爺、薪爺……”三個小太監諂媚地叫道。

梁薪擺擺手道:“大家不用客氣,你們都忙去吧,我找小春子有點事。”

“是,薪爺。”三名小太監應了一聲后躬著身退下。

小春子笑著道:“薪哥你有什么吩咐盡管說,小春子但凡能夠辦到的就絕不推辭。”

“倒也沒什么事,你等下帶我到御藥院的庫房里去一趟,我看看那些藥材熟悉一下藥性。”梁薪道。

“沒問題。我馬上去給薪哥您開庫房門。”小春子拍著胸口道。

梁薪點點頭跟著小春子一起進入了御藥院的庫房。在庫房里呆了兩三個時辰后,梁薪利用他那超強的,變態的記憶力將幾百種藥材一一記在的心里。

從庫房里出來,小春子趕緊湊上來道:“薪哥完事了?”

梁薪點點頭:“嗯,沒事了。我先走了啊,改天再來看你。”

“別啊。”小春子趕緊拉著梁薪道:“薪哥,我這還有事求您呢。”

“有事?什么事?”梁薪問。

小春子搓著手從懷里拿出一封信道:“我知道薪哥您認識字,我家里寄了一封家書給我,我想讓您給我念念。”

“哦,就這事啊。”梁薪接過信封拆開,抽出信紙抖開開始念道:“狗蛋兒吾兒?小春子,這不是寫給你的吧?”

“是我的。”小春子抓著后腦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狗蛋是我的小名兒。”

“哦。”梁薪點點頭后接著繼續念,整個三張信紙全是小春子的父親、娘、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的問候,小春子聽著眼淚不斷地往下流。最后竟然開始崩潰的失聲痛哭起來。

梁薪看著小春子痛哭流涕的模樣心中有些不忍,他拍著小春子的肩膀卻又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過了一會兒后梁薪突然想道說:“小春子你別哭了,要不我幫你寫一封回信吧?”

“寫回信?”小春子果真一下不哭了,抬起頭來滿臉驚喜。

北宋時期文人被比作天之嬌子文曲星下凡,整個皇宮里除了官員御醫之外很少有人識文斷字。即便有那么幾個太監讀過一兩年私塾文化水平也不高,并且他們還都有品級。是永遠不可能給小春子這種沒品小太監寫回信的。

“你這么激動干嘛?不就是回信嘛,你去給我拿筆墨紙硯來,我馬上給你寫。”梁薪笑著說道。

“好嘞!”小春子歡快地應了一聲,轉身就往御藥院里跑。

梁薪笑著搖了搖頭,慢慢走回御藥院里。

天色已經開始漸黑,小春子為梁薪點了蠟燭。三個小太監一個研磨,一個沏茶,還有一個準備著挑燭芯。他們像看西洋把戲一樣看著梁薪,因為梁薪還是第一個愿意給沒品小太監寫家書的人。

梁薪拿著毛筆在硯臺里飽飽地沾了下墨,然后小春子開始念梁薪開始寫。為了讓小春子的父母方便找人念,所以梁薪寫的時候用了很正楷的柳體。

小春子似乎有千言萬語要說,直到一旁觀看的小太監小都子說沒墨了小春子才發現梁薪已經為他寫了十幾篇紙,于是趕緊停止。

梁薪伸了個懶腰,拿起信紙吹干后道:“小春子我給你念一下,看看有沒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梁薪拿著信紙很認真地給小春子念了一遍,然后問道:“小春子有需要改的地方沒?”

小春子的眼淚一下留了出來,動容道:“薪哥……”之后全是哽咽,說不出話來了。

梁薪拍了拍小春子的肩膀道:“我們是好兄弟嘛,給你寫封信而已,至于這么感動嗎?”

小春子不斷抽泣不斷流淚,梁薪往窗外看了看道:“時候不早了,我得回御醫院了,有空了我再來看你。”

小春子從懷里掏出一錠銀子塞到梁薪手里道:“薪哥,這潤筆……”

梁薪微微愣了一下,繼而就發怒了。他將銀子塞回小春子的手里道:“小春子,你看不起我是吧。我們這樣的關系我幫你寫信還用你給什么潤筆費嗎?”

小春子微微一愣道:“不是薪哥,這是規矩啊?”

“什么規矩?我們之間沒這規矩,你自己把這銀子收好!”梁薪面帶怒意,小春子沒敢推辭趕緊把銀子收了回去。

梁薪笑道:“這還差不多,我走了。”

小都子他們三個太監相互對視了一眼,三人突然一起跪到梁薪面前道:“薪爺!勞薪爺費心也給咱們三人寫一封家書。”

“你們也要寫?”梁薪愣了愣問。

“你們算什么東西,居然敢勞煩薪哥給你們寫家書?”小春子怒道。

梁薪一下攔住小春子道:“寫封家書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這樣吧,今天天色已經晚了,我再不走宮里就要宵禁了。你們明天到御醫院來找我,到時我再幫你們寫。”

小都子三人大喜過望,紛紛磕頭道:“多謝薪爺,多謝薪爺……”

“好了不用客氣,你們是小春子的朋友也就是我梁薪的朋友,朋友之間相互幫助是應該的嘛。”

梁薪一邊說著一邊將小都子三人扶起來,小春子聽見梁薪的話渾身想打了雞血一樣興奮,臉上的表情就仿佛是骨頭輕了三兩那么自在。

回御藥院的路上,梁薪經過玉寒宮。

玉寒宮是一個冷宮,據梁薪腦海里小福子的記憶,這個冷宮里似乎住著一名姓王的昭儀。昭儀是**妃嬪的一個等級,比妃要低一個檔次,屬于九嬪中的一種。

梁薪剛剛靠近玉寒宮就隱隱約約聽見一陣琴聲。琴聲婉轉低訴、直透人心,就連不是很懂音律的梁薪似乎有聽懂了琴聲中飽含的悲傷和孤獨。

梁薪下意識地循著琴聲傳來的地方走去,三轉四轉的便走進了玉寒宮。跨過玉寒宮宮門,整個操場陰風陣陣,難怪宮里有人傳說玉寒宮住死過七個妃嬪,是個不折不扣的鬼宮。

進入宮內,琴聲變得清晰起來,那悲傷的琴音讓梁薪心里堵堵的,仿佛有一種不安的情緒找不到宣泄的口子。

梁薪推開玉寒宮正門走進正廳,琴聲戛然而止。

黑暗中傳來一聲冷漠地質問:“本宮雖然已經被打入冷宮,但應該還沒有沒落到一個無品小太監就可以隨意闖本宮宮苑的地步吧?”

梁薪渾身一顫,如夢初醒地急忙解釋道:“娘娘請息怒,奴才偶然經過玉寒宮,聽見娘娘美妙琴音后便不由自主了闖了進來。奴才該死,請娘娘恕罪。”

雖然很不情愿,不過梁薪還是一下跪倒在地上。畢竟這事要是被王昭儀報給內侍省那等待梁薪的就只有一個下場,死!

黑暗中的王昭儀沉默了片刻,然后便傳來一聲嘆息道:“你能聽懂我的琴音?”

“心情零落于十指,曲調傷懷在一杯。”梁薪忍不住暗自回味了一下之前的琴音道:“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小說《第一太監》 第五章 代寫書信,夜聞琴音 試讀結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捕鱼达人3d手机版官网 中彩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黑龙江11选5基本 王中王精选二码资料 股票发行价格公式 甘肃十一选五真彩网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河北20选5计划 体彩快3玩法 所有的六位数一定比七位数小 炒股网上开户要多久 湖南动物十分钟开奖结果查询_ 兴业银行股票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 深圳风采500期走势图 配资炒股哪个好 吉林快三人工计划推荐